当前位置: 红网 > 红辣椒频道 > 正文

我的本命年

2019-01-27 20:47:55 来源:红网 作者:唐剑锋 编辑:田德政

  猪年,是我的本命年。这一年我正好六十岁,也就是这一年我就要正式退休了;我没有一点的沮丧,却有一种“放下”的轻松。人到什么年龄段,有什么年龄段的责任、任务与使命;到了六十,按古人的说法,也就是到了“六十而耳顺”的年龄,懂得什么应该“放下”。

  六十岁以后,不再争强好胜。争强好胜一词,出自清代文康的《儿女英雄传》中:“任是争强好胜的,偏逢用违所长。”年轻时,哪个人不想出人头地,哪个人没有远大抱负,哪个人甘落人后;年轻人谁不想事事处处超过别人、压倒别人?一年一年的奋斗,一年一年的打拼,甚至一年一年的“超负荷”工作,这是年轻时的状态;这种状态,让人总是像上满弦的闹钟一样,一刻不肯停下来。退休了,到了知足的年龄,该歇一歇了,过好后半生的生活。

  六十岁以后,什么事都不再强求。有道是: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”;谁不想向最好的看齐,谁不想做到最好?有没有这个实力,都要有这个决心和目标,也一定会向着这个远大的目标攀登,向最高峰发起“进攻”;可是,由于机遇和实力的问题,这个高峰一直都没有攻下。这下,退休了,可以画一个句号了,攻下了,也一定要回到平静的生活;没有攻下,也不必再发起“进攻”了,你到了颐养天年的年龄段,攻山头的事,就放心留给年轻人吧。

  六十岁以后,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。上班时,总有干不完的工作、做不完的事情,虽不是什么“官”,也有一摊子工作,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想干自己喜欢的事,也是身不由己。这下轻松了,有大把大把时间,年轻时没有完成的心愿、抱负,何不在退休之后大展一下宏图呢?说不定,不刻意追求的目标,也有可能在漫不经心的喜欢中,变成一种现实;古人不是说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”吗?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  六十岁以后,一切都会看得开。上班时,有竞争,就有争斗,有争斗,就一定有勾心斗角,有阳谋和阴谋;为了能够出人头地,明的暗的,都可能会来一点。把心思用到谋取功名、谋取职位上,是年轻人“上进”的一种表现;年轻时,谁又能够放得下呢?在一个充满功利、争斗和讲成功的职场上、官场上,不成功就会抬不起头来,现实也不容你放下。只要眼睛一睁,就会为了这些去奋斗;退休了,才会发现这些都是天空上飘来的五个字,“那都不是事”。

  六十岁以后,人就有了定力。定力,虽是佛家语,在现实中,却是指处变和把握自己的意志力。年轻人谁能够经受住功名利禄的考验?在功名利禄面前无动于衷?才会竭尽全力去打拼;打拼,不就是要在功名利禄上出人头地、大获全胜吗?到了六十之后,才发现这一切原来都没有身体健康重要,都没有身心愉悦重要;看开了,影响身心健康的负担、压力,就可以统统放下,就可以自行放下。和谁在一起开心就和谁在一起,干什么事开心就干什么事。

  六十岁以后,一切都会变得从容。从容是一种修养,是一种品质,是一种性格,是一种冷静,也是一种不紧迫。退休了,没有了职场上的嘈杂,没有了官场上的争斗,没有了任务面前的无奈,没有了指标上的压力,一切都可以从容不迫,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,只要顺从自己内心,成功不成功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喜爱,表达自己的意愿。这是年轻人所不具备的,年轻人的压力,恰恰是老人的一种优势;这种优势,让老人做事安心,变得从容不迫。

  懂得放下,才会如释重负。六十,不仅是“耳顺”之年,也是“拿得起、放得下”的年龄:我想我的幸福,会从六十开始;我的喜爱,会从六十开始;我的开心快乐,会从六十开始。我不认为六十是一种悲哀,而是一种“解放”,一个按自己内心,由自己支配的年龄。

  文/唐剑锋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